网易首页 > 网易成都房产 > 正文

探访售房者:高收入戛然而止

2016-10-26 17:22:47 来源: 网易房产(成都)
0
分享到:
T + -

(网易房产成都站记者 李小敏)两三万元的月薪,对没有高学历,也没有家庭背景的年轻人来说,犹如天方夜谭。但在今年的成都售房行业里,就有不少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在某些月份里,都赚到了这个数字甚至更高。

江湖上甚至开始流传,“如果年轻没背景,最好的工作就是去卖房子。”售房从业者,这个群体开始慢慢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

但好景不长。受大行情影响,售房从业者这个群体的行情开始回归平淡。这群刚尝到高薪甜头的年轻人,似乎要被“打回原形”。

探访售房者:高收入戛然而止

在此背景下,头条君走访了成都多个相关机构和店铺,对话十多个售房从业人员,他们之中有未满二十岁对未来充满渴望的小伙儿,也有三十岁的大龄青年,有二十出头的勤奋女生,也有二十五六岁迷茫的男生。

头条君试图在与他们的对话中,了解成都楼市变化对他们产生的影响,以及这些行业最前线从业者的一些冷暖感触。

-1-

“一个月赚到去年打工卖衣服一年的收入”

今年1月,21岁的内江女孩小美于入职链家成都某门店,在此之前她在老家某服装店打工卖衣服,一个月大概2500元。

小美勤奋踏实,她带头条君看过几次房,从不迟到、专业素质较高。但她说自己也没想到,能在8、9月份两个旺季里“拿到七万多的工资”。

“我去年在老家一服装店卖衣服,包吃包住2500元,没想到今年在成都做地产中介,一个月就拿到去年一年的收入。”小美对此十分感慨。

9月份某天下午,头条君约小美去看天府新区某二手房,她告诉头条君,上午就跑了三批客户,“两个靠谱,一个估计没机会。累得不行。”那个月,小美共卖了4套房,到手收入大约4万元。

但是异常繁忙,她每天都在打电话、带客户看房,“一天至少3—5批次看房,多跑跑,签到单的概率会大一些。”

但10月之后的行情不佳,小美向头条君透露,现在可卖的房子越来越少,购房者观望的越来越多。

-2-

“上个月有房就不愁卖,

这个月行情明显变差”

周哥,今年26岁,是桐梓林某片区的某店二手房中介顾问。在他看来,前段时间的好行情“非常罕见”。

他笑着告诉头条君,“上个月(9月),基本上只要你手里有房子,来看的客户,一般马上就买了。上个月买房子的人要不就是当天买,要不就是隔个一两天,就卖了,不得拖到三、四天,而且还不得让你选房,一般就带着你看,说只有这套房子,基本上就买了,而且,有些客户,连价格都不怎么谈。”

探访售房者:高收入戛然而止

“但是这个月(10月)就没得那么好了,这个月客户的观望情绪在加重,这段时间管得多严,没有下产权的新房子,都不好交易,都在网上下架了很多房源。”周哥说,“不过,现在还是属于‘卖房市场’,以前,假设你(房东)把这套房子价格挂高了,我们都要一直给房东说,你卖贵了,但是现在都不会说,只要高得不离谱,就先挂上去。”

-3-

“上个月我们店平均工资两万多,

希望市场回暖”

在城南远大都市风景片区某二手中介店上班的小张,今年23岁,感受到了今年楼市这波行情的“激情”。

“上个月(9月)房子好卖,房东惹不起。有些房东挂了房子不卖,有的则是临时加价,我在中旬的时候卖一套远大的房子,客户很有诚意要买,结果房东直接说要加价20万,把单子活生生整崩了。”小张很有感触。

好的行情里,大部分从业者收入都比较高。小张介绍,他们门店上个月最高的有拿五万的,平均水平在两万以上。

在谈到这个月的销售情况时,小张说:“这个月相对上个月(成交量)少得很,这个月的客户也比较少,现在对房源的要求比较高了,需要房东的产权证、委托书一些资料,但是有些房东又不愿意提供这些,这些房源就不能(在网站)挂出来了。所以房源少了,客户选择也少,成单率就降低很多。希望市场能回暖,这样我们才会好做一些。”

-4-

“还有客户在签合同前一小时要求涨价”

陈哥今年30岁,是中介行业里的老手。他告诉头条君,“上个月房子确实比较好卖,客户这边倒是没什么,主要是房东比较(扯)。前两天还遇到一个房东,早上10点钟要签合同时,他9点过给我打电话说要涨价。”

针对今年的行情,陈哥也是很有感触:“今年的行情,确实是我入行两年多,最好的时候;上个月卖了三套,相比以前,确实好了很多,但是在我们同事中,也不算卖得多的;但是你们也晓得,我们这行流动性太大,怕是接下来,行情又变得不好了。”

-5-

“置业顾问都是吃青春饭的,

赚两年快钱就不做了”

与中介置业顾问一样,开发商置业顾问最近的日子似乎也并不如前段时间。褚哥,是中和某本土开发商项目的置业顾问,他对这波起伏的行情有着自己的见解。

他告诉头条君:“置业顾问本来就不是一个长期的饭碗,本来就是吃青春饭的行业,如果哪里有好的岗位,我们就跳到哪里去;而且我们那些同事,现在没有做置业顾问的,自己出去做小中介,开个小门帘儿的,都有;我们那些同事,还有很多跳出了这个行业,卖串串、开烧烤店,做什么的都有。”

探访售房者:高收入戛然而止

在聊天过程中,褚哥透露,之前由于业绩做得好,被公司提拔为主管,但是由于主管是固定工资,且经常会因团队成员的“不给力”而扣钱,所以,褚哥辞去了主管的职位,继续做起按业绩拿工资的置业顾问。

而当头条君问到,置业顾问行业,流动性是否都比较大时,褚哥说:“流动性普遍比较大,再说整个房地产行业,除了置业顾问,其他的(职位)流动性还是比较大。”

在谈到成都现在的楼市情况时,褚哥说:“现在成都就是‘卖方市场’,觉得我(开发商)这里有房源,就不愁卖。比如我之前卖过的一个楼盘,二手房还在网上叫价1万5千多,高出周边三四千,这不扯淡嘛,简直就是有价无市。”

-6-

“这段时间行情不稳定,

我都不愿意带你们去看房”

在售房行业里,还有一个群体,负责在一线拓展客源,业内称为“小蜜蜂”。23岁的小黄,就是专业在城南天府新区为不少楼盘拓客的小蜜蜂,格林城、金地天府城等项目都有过涉及。

小黄已做了1年半的小蜜蜂,他于近日看到头条君从某售楼部出来,便开着车过来搭讪要带头条君去别的项目看房。在沟通中,小黄比较诚恳地说,“其实这段时间,说实在话,(城南)在售楼盘比较少,我建议你们再观望一段时间,现在行情(价格)不是很稳定,所以建议你们再等一段时间,我们可以加个微信,保持联系,以后等行情(价格)稳定之后,我们再联系,带你们去看。”

他进一步解释,“现在城南房源不多,有些楼盘没有许可证,都不准卖,选择不大。这段时间已经开盘的楼盘,人相对前段时间比较少;房管局这段时间查得比较严,看楼盘有违规没得,所以大家(开发商)都很警备。”

-7-

“我哥说,如果年轻没背景,

最好的工作就是去卖房子。

可是……”

还有一群特殊的小众群体,他们怀揣着“卖房致富梦”来到成都,却没想到梦还没开始就已经破灭。19岁的自贡小伙小军,就是其中一员。

今年6月从省内某技校毕业的小军,在从事房地产领域相关工作的哥哥介绍下,于8月份中旬来到成都,来到城东东湖公园片区某二手店做置业顾问。在他哥看来,如果年轻没背景,最好的工作就是去卖房子。耳濡目染的小军,也是早已怀揣“卖房致富梦”。

刚进店时,行情还不错,小军亦被同事们积极火热的工作氛围和收入水平所感染,也在一个月内开了个租房单子。

“当时还准备再学习一两个月就申请跳到售房部去。毕竟卖房的提成更诱人。可是没想到行情一下子就变差了,店里的房源越挂越少,售房部的同事都没法带客户看房,整天在店里无事可做……我的卖房路还没开始呢,就已经结束了。”小军沮丧地对头条君说。

在10月中旬从中介门店辞职后,小军直接离开了成都,回到自贡一亲戚家的网吧当起了网管。

采访手记:

9月的一天,我到金地天府城附近一链家店内了解二手房,之前约了一位中介工作人员去看河畔新世界的二手房。

她说要大约半个小时后才能回来。在此期间,我观察该店内,员工区十多个座位,只有一两个工作人员坐着在处理文件。间或有员工进来坐几分钟,喝口水充个电,然后就又匆忙地出门了。

四十多分钟后,接待我的中介回来了,她面容喜悦地告诉我,刚带客户去看了天府城的二手房,客户看了三套房,对其中一套很感兴趣,马上要过来交付定金。说完,又匆忙地去准备定金文件去了,无情地将我晾在了一边。

一个月后,我再次探访该门店,发现员工大都聚集在店内,聊天说笑者有,上网看新闻者有,玩手机者有。一个月前的匆忙,消失不见。

其实,最受影响的除了这个行业、这些公司以及这些门店之外,就是所有中介人员。一个多月间,这些售房从业者,从新晋高收入群体“打回原形”,其中不少已经离开这个行业,萌生退意者更多。

正如置业顾问褚哥所言:这行吃的是青春饭,赚的是快钱。

袁家远 本文来源:网易房产 责任编辑:袁家远
跟贴0
参与0
发贴
楼盘名称所在区域当前价格
阅读下一篇

7月份 成都二手房价格涨幅扩大

成都和深圳分别以1和0.5个百分点的涨幅排在最后两位。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房产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