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客·王载波|把一个建筑师变成城市理想派

作者 王婷婷
2018-11-27 00:02:53
0

本文系网易创意专访栏目“易客”原创作品,欢迎转发,谢绝转载】

易客·达智咨询董事长陈伟:过去抑或未来 命运是最好的安排

新都新桂东、文家巷-紫瑞片区、正因创意文化街区、川音小区……

王载波不厌其烦地向参观者讲述着这些片区的改造历程和故事。

在11月成都创意设计周的公司成果展上,每一个过去式和现代式的对比,呈现的不仅是这些城市角落的重生,似乎也在讲述王载波和正源设计的新知和理想落地。

易客·王载波|把一个建筑师变成城市理想派

(成都创意设计周正源设计展区一角)

虽然这类业务,在正源设计的总盘量里,从规模到营收都只能算微小的部分。以公司创始人和总经理的身份,王载波还是在丰利和理想之间,倾向了后者。当然,这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但权衡之间,总需要一点“任性”。

这或许也是建筑师骨子里的一种念想——建筑是以一种凝固的美来诠释城市的神形,它经历和沉淀着城市的时光。对于建筑师而言,在和城市微妙的共融中,或许总希望用自己的设计、通过自己的建筑,在时间的长河中给城市留下点什么。

一做,就是一辈子的事

王载波的办公室陈设很简洁,目光不经意扫过的中国风红色木窗框,却十分惊艳,和高楼透过纱窗“模糊”成的山峦一般的身影,构成一幅有山水画意境的景象。

这种简练和设计感,像极了王载波本人的气质——承认自己是典型的理科生,但也认为自己学的是艺术。

王载波说,自己小时候很喜欢电学和力学,大学时候最想报的也是无线电专业。后来,阴差阳错,进入了建筑学专业。建筑系在中国大学里被分在工科,其实它对艺术的要求一点不低,技术与艺术的平衡使这个专业在工科里独树一帜。

从高迪天马行空的艺术创想,密斯凡德罗不屑世俗的钢铁与玻璃的构建,到贝聿铭令人心动又难以捉摸的“三角形”定律,在每一次建筑设计的突破中,艺术的畅想都从未缺席。

易客·王载波|把一个建筑师变成城市理想派

(王载波接受网易新闻专访

不过在了解这些之前,王载波直言“一开始(自己)是一张白纸。”

即使父母是在大建筑行业工作了一辈子的工程师,自己从小就在设计大院里长大,但王载波似乎丝毫不受“命运论”影响。当真正接触建筑设计前,他认为自己对这一专业一无所知。

但一旦入了行,便是奔着一辈子去的。

毕业后王载波就进入了建筑设计院,工作几年后考上了研究生,便选择回高校继续深造。后留校当老师教的也是建筑设计和建筑理论,及至下海创办设计公司,做起了各类设计的综合业务……人生的近2/3似乎都在与建筑设计打交道。王载波的夫人则是建筑学学者,甚至儿子也对建筑很感兴趣。或许王载波没想过,潜移默化,建筑设计会从“接触不多”的一项事物,变成了他生命中的很大一部分。

有些事,真的苦

喜欢穿运动服、周末给儿子做做饭、“就是老样子嘛”…理科生口中的生活,总有点略显平淡。但真正做起来,似乎又不只那么回事。

易客·王载波|把一个建筑师变成城市理想派

(正源设计成员集体照)

当年,在学校已经工作了十多年的王载波,遇上了做公司的机会,他毅然选择转型。“理论和实践始终有别,还是希望接触到实际的项目和工程,只有这样才提升更大。”

但业务上可以很熟练,管理上终究是个新手。这一路上如何从几个人的小团队,发展到如今具有多个设计所;如何在无力选择的时候,撑过客户的挑剔“被选择”,保证公司的运营需要…王载波并不愿意描述太多艰辛。

不过讲到城市更新项目,他几次生出感慨——真的辛苦。而最让他印象深刻的就是川音(四川音乐学院)小区的改造。

伴随新都的扩容,当初地处城外的四川音乐学院和西南石油大学纳入新都主城区范围,川音小区这个农民自建房小区成了典型的“城中村”。在约6.6万平方米的区域中,曾经充斥着随意搭建的各类棚屋,其间还有大量的小旅馆、卡拉OK、小酒吧,环境堪忧。

易客·王载波|把一个建筑师变成城市理想派

(川音小区改造前后景象-来源正源设计)

拆,是必须给区域开的第一刀,而且要想让城中村“从村变城”,不仅要从建筑风貌和空间环境来改造,还要从社区自治角度来疏通。

“但当时很多居民都不能理解,更接受不了拆。”王载波直言,吵架谩骂、怼着你干都太常见不过了。

在改造过程中与居民沟通拆除违建与重建公共景观、给居民讲解改造后的整体效果等等,各个环节建筑师都得跟当地政府一起去给居民做很久的工作,建筑师必须在居民私利和社区公利之间提供完美的解决方案。

“沟通中居民随时有新想法冒出来,为了顺利推进,经常在现场勾画草图,有一次爬上楼顶看居民搭的违建从楼梯上摔下来。”

但事情一旦做下去,有了改观,变化也就慢慢出现了。“以前很多'今天拆了明天建'、天天骂你的居民,当看到环境真的变好了,人越来越多,自己的房租都能涨上几百,也都慢慢接受而且承认,这是件好事。”

王载波直言,城中村的改造难度很大,这一过程确实艰辛,最终能以这种效果呈现,不容易。

易客·王载波|把一个建筑师变成城市理想派

(文家巷紫瑞片区改造前后景象-来源正源设计)

实际上,艰辛之处不仅与居民和商家的协调。城市有机更新需要从城市风貌、空间环境、政府社区综合自治等多个方面入手,才能取得好的效果。因而还需要和每个合作部门的想法契合。但也会碰到某些项目开始大家想法很契合,但实施过程中会越做越偏,因为力度控制不下来。

自己能控制越多环节,想法就越能真正落实。带着这样的想法,王载波开始尝试全链运营。

他告诉网易新闻,“在川音的改造中,商业业态更新部分,我们还是建议者的角色,提议当地政府寻找专业平台公司运作商业。近几年我们则在尝试做‘全程’,与策划招商运营团队联合一起,将区域空间梳理、业态规划、商业升级运营、主力店招商等全链条做下来,将片区价值做到最好最大。”

但这个不能急。目前正源设计已经在刃具厂的一栋闲置商业楼展开了从承租到商业策划、改造设计、招商运营的尝试,王载波很清楚,这样的项目,效果呈现至少需要1年以上的时间来检验。

“现在这个时代,设计公司要发挥资源整合的作用,大家通过平台效应协同发展。”

易客·王载波|把一个建筑师变成城市理想派

(网易新闻专访现场)

王载波的想法,尤其是做法,在当前中国的现状下,一定程度上,其实走在了行业现状和市场需求的前面。

当前的中国,国营背景的建筑设计院所,枝脉纵横、分门别类非常细;市场化建筑设计公司,也更多是单干设计,或少涉足上下游领域。相较而言,国外的建筑事务所,业务基本都能覆盖多个环节,产生更大的效能。

虽然在王载波看来,一路走来的每一次选择或许都是顺理成章,但其实无论走出校门、涉足城市更新,还是尝试全链条运作,都是“不平淡”的转折,它们都需要勇气,更需要执着的想法。

给城市留下点什么

这些想法,来自于王载波对构想充分兑现的期盼,也来自于对城市的理解和期待。

其告诉网易新闻,几年前成都风行“风貌改造”时他就触发了很多想法,看着这些被各种绘画、造型的外立面,想到过了两三年它们可能就会残旧、衰减,“除旧者”逐渐老去慢慢变成了“旧”的一部分,片区依然没有被激活。

城市也有自己的新陈代谢,但它和人体不同,死掉的“细胞”没法通过皮屑等被清理掉,它“死掉的部分”就会一直在那里,只有把旧的东西更新,让它具备和新事物共生的能力,才能激发城市更大的活力。

“新旧共生,才是完整的城市发展。”

易客·王载波|把一个建筑师变成城市理想派

(正源设计城市共生概念)

王载波告诉网易新闻,欧洲的老城区改造就做得很好,往往是潜移默化地对某条街道、某个细节做调整、并不突兀,让它慢慢适宜社会发展。

很多经验和精华,不一定完全适合中国,却值得被参考。

例如成都,王载波认为,新城和旧城功能不同,但可以考虑如何更好地共同生长。

天府新区如兴隆湖、天府大道两侧,基本的功能是城市CBD,往往以商业办公为主,和生活不是很贴近,尺度也并不宜人。但新城的功能就是如此,其更多为展现城市发展繁荣形象。不过,成都对新城的规划其实是走“复合性功能”的路线,目前尺度太大,需要时间逐步完善,例如在绿地公园、规划的住宅区域等地方,可以多点与人亲近的设计。

与此同时,一座城市也需要旧城。从街道的宽度和长度,到街边的梧桐、街角乘凉的大树,人走在里面会很舒服。

旧城更适合人生活,更接近人的尺度。那里也沉淀了一座城市的记忆、文化和特色。但旧城需要更大、更持久地被激发。从毗河河堤、城中小微绿地到新桂东、文家巷、正因街、川音小区,可能每一次或大或小的尝试,都能成为滋养城市复苏的点点滴滴。

易客·王载波|把一个建筑师变成城市理想派

(绿地系统更新后的新都毗河-来源正源设计)

王载波告诉网易新闻“城市的过往不应被遗忘,城市的发展也应有更好的方向......我们探索城市发展的规律,追寻城市文化的脉络,也关注城市变迁背后的故事......我们希望通过“有机更新+自然生长+持续发展”的理念,探求城市共生的方式,焕发城市新的活力......共同实现美好城市的愿景。”

王载波或许从不认为自己是个纯粹的理想派,但他和他身后的人们,却在行动中,执着地践行着建筑师的理想——在时间的长河中给城市留下点什么。

点击查看更多【易客专访】精彩内容

易客·王载波|把一个建筑师变成城市理想派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